23、入V

小说: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 作者:弦三千 更新时间:2021-04-08 12:31:36
  ("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

  察觉到门上的阻力消失,

  君清予连忙把门推回去,生怕缝隙太大,傅远川会从缝隙中看见他。

  仓惶之中,凌乱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卡在里面。

  君清予试着拽了一下,

  结果卡的死死的,

  他越拽反而越紧,

  再加上散灵气散的没力气,索性放弃。

  背靠着浴室门自己抵住。

  君清予心慌的不行,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

  或者跟傅远川解释一下自己会说话的原因。

  可……这不是他想象中坦白时候的画面。

  他是准备循序渐进的,

  一点一点,

  慢慢改变傅远川对小人鱼的判断,

  从人鱼到人的认知过渡。

  结果现在搞成这样,准备了那么久的办法,

  还没开始就要结束。

  君清予闭上眼睛,

  想着,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空间进不去,

  散灵气散到浑身无力,却又没有恢复小人鱼的样子。

  君清予裹着被子,蜷缩起来,脑子里乱作一团。

  家养的宠物有一天口吐人言,

  当着你的面变成了人。

  会是什么反应?

  可能一开始会觉得可爱,

  但可爱过后呢?

  他不想被当成怪物……

  而且傅远川未必知道他就是那条小人鱼,

  密不透风的卧室,

  小人鱼消失不见,他顶着和小人鱼一模一样的脸被抓个正着。

  怎么看怎么可疑!

  更何况现在形势那么紧张,万一被当成是帝国领导人那边派来的人怎么办?

  君清予心乱如麻,

  而且在他说完那句话以后,外面便没有了声音。

  傅远川是不是在想怎么找人处理掉他?还是已经通知下属过来抓人了?

  君清予抿了抿唇,不管是被抓还是怎么样,反正他一定不能出去。

  绝对不能出去,最起码在他想好怎么和傅远川解释之前。

  好在外面傅远川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追问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房间里。

  外面十分安静,像是已经离开了。

  但君清予没有听到脚步声,他肯定傅远川还是在门口的。

  君清予没想好要说什么,傅远川此刻不说话。

  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谁也不率先开口。

  傅远川一直不说话,渐渐地,君清予心底的紧张似乎有所缓解。

  这个时候的沉默,像是在给彼此思考的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隐隐有了动静,是脚步声。

  人走了又回来,随后浴室的门突然颤了一下。

  君清予一惊,连忙伸手抵住浴室门,却没有感受到外面推门的力气,低头一看,就见缝隙中稳稳的夹着一袋小鱼干。

  看着那袋未开封的小鱼干,君清予蓦地怔住。

  所有的紧张和小心翼翼好像都在这一瞬间,消弭于傅远川的温柔。

  君清予心想,他知道我是谁了。

  傅远川站在门口,只是往里塞了个东西,并没有推门,小鱼已经很慌了,他不应该做任何事。

  但是……

  傅远川看着里面靠着门的模糊身影,轻声说:“两点多了,吃点东西吧。”

  君清予稍稍直起身子,伸手把那袋小鱼干拿进来。

  小鱼干是他喜欢的口味,骨头也是酥的,味道鲜香,还有回甘。

  以往他吃,一条小鱼干可以吃好久,但现在,一口一条。

  君清予慢慢咀嚼着,指腹擦过包装袋,他低声说:“傅远川。”

  “我在。”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君清予确定,自己是进到浴室里面以后,傅远川才进来的肯定没看见他的样貌。

  所以好奇,傅远川连看都没看见,却知道是他。

  傅远川说:“声音。”

  “……?”君清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声音?

  以往他在傅远川面前说的最多的就是‘咿呀’,怎么可能靠声音辨别出我的?

  君清予小声嘀咕,“假的吧。”

  “真的。”傅远川说:“很好认。”

  而且,除了他和小人鱼以外,房间不会有第三个人进来。

  君清予抿了抿唇,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那……你不会觉得我是怪物吗。”

  说这话的时候,君清予死死的攥着被子,指尖泛白没紧张不已。

  哪怕知道傅远川不会伤害他,但君清予难免会顾虑良多。

  他好奇会得到怎样的答复,却又害怕会得到不想要的回答。

  然而,门外半点声音没有,傅远川没有很快给出答复。

  君清予垂眸,紧张跳动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这时却听见傅远川说:“小鱼,我才是怪物。”

  君清予蓦地一愣。

  “我比你想象的……”顿了顿,傅远川斟酌之下还是没能说出可能会吓到小鱼的回应。

  他说:“别怕。”

  君清予茫然的咬着鱼干,傅远川是为了哄他才这么说的吗?

  还没等他仔细询问,体内的最后一丝灵力耗尽,手上拿着的鱼干掉到被子上。

  君清予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的腿重新恢复了鱼尾。

  而他整个人被薄被盖在下面。

  变回来了?

  灵力耗尽,他维持不住人形。

  但好像,这个时候变不变回来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傅远川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看着远远悬挂在头顶的门把手,君清予眨了眨眼睛,他要怎么出去?

  门把手靠不住,好在有个门缝。

  君清予试了一下,虽然出不去,但恢复成小人鱼以后,他的手可以从门缝伸出去。

  傅远川还在外面,他让傅远川接他一下就行。

  这样想着,君清予坐在被子上,把手伸出门缝晃了晃,“咿呀。”

  原本以为手太小,不容易被注意到,他得这样多晃悠一会。

  但没想到,手刚伸出去,就感觉一暖。

  傅远川握住了他的手。

  “要出来吗?”

  “咿呀!”君清予点了点头,旋即又意识到,傅远川在外面看不见他的动作,连忙说:“要。”

  “你往后一点。”傅远川怕推门的时候夹伤小人鱼。

  “好。”君清予陷到被子里。

  得到回应,傅远川尝试着把门缝推开一些。

  看着趴在被子上的小人鱼,他伸手进来。

  君清予轻车熟路的往上一趴。

  傅远川看着掌心趴着的,不敢正眼看他的小人鱼。

  小人鱼看起来很紧张,尾尖无意识的贴在他的手腕上,紧紧的缚着。

  傅远川轻轻抚过鱼尾的鳞片,试图让他放松下来,问道:“还要吃点别的吗?”

  君清予摇了摇头,他不是很饿,刚才吃小鱼干垫了垫肚子。

  而且出了这种事,他现在也不想吃别的东西。

  总感觉窝在傅远川手中,像是被抓住了一样。

  看着小人鱼蓬松的头发,傅远川用指腹揉了揉。

  刚从水里出来的小人鱼头发都是湿的。

  离开水太久,他怕小人鱼会脱水不舒服,所以养了小人鱼一段时间,他还从没见过小人鱼头发是蓬松的时候。

  君清予歪头看了傅远川一眼,猝不及防的与他四目相对,又连忙趴回去。

  安静了一会,傅远川还是没有任何要询问他的意思。

  君清予都忍不住了,轻声问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说话吗?”

  为什么傅远川这么冷静,连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

  难道现在不应该追问他为什么会变成人,为什么会说话吗?

  一句话都不说,弄得他觉得自己刚才的紧张都是在浪费时间。

  傅远川并没有探究的意思,但小人鱼这么问,他还是说了一句:“不用问,你想说的时候会自己告诉我。”

  他愿意尊重小人鱼的一切隐瞒。

  君清予嘴角微抿,坐起来看着他,“那我刚才……那样了,你也不好奇?”

  虽然薄被不沉,但以小人鱼的大小和力气肯定拿不动,再加上人鱼没有腿,带着薄被跑这么远,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还有门把手,以小人鱼的大小是碰不到门把手的,但他碰到了,而且还锁上了门。

  “不好奇。”傅远川否认的果断。

  他坐在床边,将小人鱼放在腿上,从床头柜里拿出梳子给小人鱼梳头发,理顺那些打结的地方。

  傅远川轻声说:“你可以有自己的秘密,那是属于你的。”

  君清予听着这话感觉,傅远川好像知道他有秘密一样。

  傅远川表现得太过于镇定,确实没有半点惊讶。

  君清予抬手按住傅远川的手,“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有问题的?”

  “西红柿。”傅远川说:“临时住所那边你拿给我的西红柿。”

  君清予一愣,那么早?

  他问:“是因为味道不一样吗?”

  “不。”傅远川放下他的手,继续帮他整理头发,边说:“果蔬的味道在吃到嘴之前,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好吃难吃都有可能,哪怕是同一批出来的西红柿,也会存在味道不一样的情况。”

  “那为什么?”君清予想不明白,既然味道一样,又怎么会发现他有问题。

  傅远川说:“你知道果蔬很珍贵吗?”

  君清予点了点头,这个他当然知道。

  连元帅都要按分配拿果蔬,外面买都买不到,自然是珍贵的。

  但珍贵与否,和他拿出来的西红柿又有什么区别?

  傅远川接着又说:“因为珍贵,所以无论是蔬菜还是水果,上面都会带有特制的编码。”

  君清予:“???”

  编码?!

  这脑子有病的方法是谁想出来的?

  吃的东西上加编码?

  如果是这样的话,君清予也懂了,怪不得第一次拿出空间的西红柿,傅远川看了半天。

  他以为是因为味道和汁水,没想到是因为没有编码?!

  这么明显的地方,确实是容易被发现。

  不过,君清予转而又想到有些不对,“我之后榨汁的那些果蔬,没见到有编码。”

  他自己动手榨汁的蔬果,都是不带编码的,他也仔细检查过,看上面有没有虫洞。

  傅远川说:“编码是特殊材料绘上去的,我意识到你拿出来的果蔬不对,便在拿厨房果蔬给你之前都把那些擦掉了。”

  因为怕小人鱼发现编码的事以后,小人鱼会惊慌失措,担心露馅还要成天提心吊胆的。

  索性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有他帮忙遮掩,会方便很多。

  “……”

  君清予哑言,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原来是傅远川在帮他掩饰?

  但他什么都没说,傅远川发现问题不拆穿,还主动帮他遮掩。

  君清予抿了抿唇,“你都不怀疑我别有用心?”

  傅远川一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君清予想了想,说:“其实,人鱼不会随着时间长大,人鱼长大是靠着体内灵力。”

  “嗯。”傅远川想着刚才浴室里散出来的那些灵力,也明白了变化的缘由。

  “我还有一个空间。”

  “嗯。”

  “我可以变成人,会有双腿。”

  “嗯。”

  “……”

  明明这些话里的每一件事,单独提出来都不是这个星际时代的人鱼能够做到的。

  但是傅远川却这么淡定,面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显然是没有把这些事当成是值得惊讶的事。

  什么都不问他,把他整理好的话都给打乱了。

  明明想了那么久要怎么跟傅远川解释的。

  傅远川帮他理顺头发,放在枕头上,起身在柜子里把备用的被子拿出来。

  君清予见状问道:“你要睡觉了吗?”

  傅远川说:“我上来给你送吃的,还要下去。”

  给小人鱼喂食都是定时不定量的。

  只是早上小人鱼在枕头上睡得,也就没有在鱼缸平台上放吃的。

  怕小人鱼会饿,事情处理到一半便上来给小人鱼送吃的。

  君清予连忙坐起来,“带我一起去吧。”

  傅远川拒绝了,“外面太危险,你在房间里玩。”

  “自己在这好无聊,带我一起。”君清予张开双臂要抱抱,“咿呀~”

  傅远川铺好被子,坐下来,曲起手指蹭了蹭小人鱼的脸颊,“我把光脑留给你。”

  君清予抱住傅远川的手,侧脸靠着他的手腕,委屈的看着他,“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傅远川的手悬在空中,心口一颤。

  要命。

  可以说话的小人鱼要比不会说话的时候更会撒娇。

  傅远川想着,刚才小鱼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现在可能不是很想自己待在房间里。

  可如果带出去的话,他问:“口袋里可以吗?”

  “咿呀~!”可以!

  哪里都好,能跟着就行,他太好奇对方的态度了。

  在傅远川强硬起来,不给他们留余地的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

  在家里傅远川不会穿外套,只穿了一件衬衫。

  君清予便蜷缩起尾巴,在傅远川的胸前口袋里待着。

  地方不大不小,露出小半个身子在外面。

  这里离心脏很近,君清予能听到傅远川心跳的声音。

  君清予侧耳靠过去,说:“你心跳好快。”

  傅远川轻咳一声,“走了,记得不要说话。”

  “咿呀~!”装了那么久,君清予自然不会在别人面前暴露。

  今天会翻车纯属意外,要不是空间打不开,他马甲现在还藏得好好的呢。

  楼下。

  仇柯林自己冷着脸坐在沙发上。

  旁边一个佣人都没有,茶几上的茶也早就凉透。

  茶叶里的渣还飘在茶杯里没有沉底。

  傅远川从楼上下来,仇柯林眼底闪过一抹厌恶,面上却带着笑意,“元帅说送吃的,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仇柯林面上的变化没有逃过君清予的眼睛。

  不愧是帝国领导人那边的人,都是变脸大师。

  傅远川淡淡道:“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

  “怎么说没别的事呢。”仇柯林讪笑着说:“那人我不是还没见着呢吗。”

  傅远川低头跟小人鱼玩,正眼都没看他,“听不懂吗?我这没有你要的人。”

  仇柯林从早上来坐在这,听到的就只有这一个回复。

  明明心里门清,那几人就是被傅远川扣下了,结果却用一个随随便便的回复来搪塞他。

  仇柯林说:“元帅,你上去多久,我就在这等了多久,你也应该能看出来我的诚意。”

  “诚意?”

  仇柯林一笑,点头,“对。”

  傅远川懒得理会,说:“他的走狗,向来粘人。”

  仇柯林嘴角瞬间平了下来,脸上没有半点笑意。

  “傅远川你别得寸进尺!”仇柯林一路混到现在,在外面那还用得着冲别人点头哈腰的当儿子?

  要不是上头要求把那些人活着带回去,他用得着这么费时费力吗!

  仇柯林变脸,傅远川也丝毫没受到影响,看了看时间,说:“时间差不多了。”

  仇柯林蹙起眉头,“什么意思?”

  傅远川抬手,管家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打开虚拟电视。

  君清予狐疑的抬头看着傅远川,这是安排了什么?

  傅远川怕他说话,竖起食指抵在他的唇间,轻声说:“嘘。”

  君清予见状笑了,抱住傅远川的手指亲了一口,“咿呀~!”

  仇柯林本来心里就烦躁的不行,见那人和小人鱼玩乐,他更是气的看不下去。

  “元帅最好有话直说。”

  这时,电视里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帝国专报的记者,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虫族入侵的地方,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遍地都是虫族的尸体,施凯辛少校带领军团与虫族殊死搏斗,战·争还在继续。”

  随着主持人抬手,镜头扫着大片破碎的房屋。

  一片狼藉。

  仇柯林一眼就认出这是帝国领导人的私人住所,他猛的站起来,“傅远川你怎么敢?!”

  仇柯林匆忙打开光脑,里面没有一则消息,显然是这里的信号被屏蔽。

  “你这样就不怕被判——”

  想到其中牵扯的虫族,以及被播报为与虫族殊死搏斗的施凯辛,仇柯林咬牙。

  他们用假虫族算计傅远川,傅远川竟然原封不动的以虫族的名义轰了帝国领导人的住所!

  仇柯林顾不上再多说什么,气的直接转身出门。

  君清予看着仇柯林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活该,让你嚣张。

  杀杀你的锐气。

  傅远川点了点小人鱼的额头,问:“去地下还是回楼上?”

  这话大概可以理解为,去锻炼还是去睡觉。

  君清予果断抬手指楼上,“咿呀!”

  能睡觉当然不要锻炼了。

  而且他刚散完灵力,现在还没回复呢,而且没有空间的帮忙,灵力恢复的速度很慢。

  要是下去锻炼,君清予怕自己游着游着会沉底。

  傅远川起身把小人鱼带回去,说:“刚才你就该在楼上睡觉。”

  “咿呀~”君清予抓着傅远川的衣服,从口袋里爬出来,趴在他肩上。

  自己在房间里待着会很无聊,而且也不知道外面的事情进行到哪一步了。

  他还要帮忙呢,不知道进程怎么行。

  不过就现在来看,傅远川是占了上风的。

  傅远川发现,小人鱼脸上的笑意十分明显,“这么开心?”

  “咿呀!”当然开心。

  打了帝国领导人一个措手不及。

  到时候为了名声着想还得给施凯辛奖励,吃了个闷亏还得夸来捣乱的那个人。

  想想都憋屈。

  回到房间,傅远川把门关上,带着小人鱼坐在电脑前面。

  “呀?”君清予歪了歪头,要工作吗?

  “买几件衣服吧。”傅远川打开购物网页,“总得备着几件。”

  不知道小人鱼什么时候会变成人,但该准备的东西都得准备上一份才行。

  傅远川弄出一排衣服,让小人鱼自己挑选,“看看喜欢什么样的。”

  君清予对衣服没什么想法,他也现在灵力不够,偶尔变成人也有时间限制,买了衣服也会放在一边吃灰。

  而且,网页上的衣服琳琅满目的,他也挑不出个好来。

  君清予想了想,索性不自己挑了,往后一靠,枕在傅远川的手腕上,笑着说:“我想要和你一样的。”

  “我的?”

  “嗯。”

  傅远川常服不多,也都是普通的黑白搭配,可能不太符合小人鱼的性格。

  但小人鱼喜欢,给他准备几套也行。

  不过……

  “尺寸呢?”

  君清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不会指望小人鱼会给自己量尺寸的对吧。

  傅远川说:“定制一些均码吧。”

  “好。”

  君清予现在灵力不够,也没办法恢复人形,不知道尺寸,就定制均码最好。

  买完了衣服,傅远川便把小人鱼放回了鱼缸。

  君清予狐疑的看着他,“你要出去吗?”

  “不出去,但你该睡觉了。”

  君清予不想睡,他撑着鱼缸边缘说:“时间还早。”

  他想的休息是赖在傅远川身上,而不是被放回鱼缸。

  傅远川把鱼缸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这样呢?”

  “咿呀~!”

  君清予游进贝壳里,冲着傅远川吐了个泡泡。

  “去休息吧。”

  君清予抬手关上了贝壳。

  傅远川打开网页,搜索:人鱼灵力耗空要怎么修养。

  搜索结果为零。

  星际人对人鱼的了解还是太少。

  傅远川想了想,给护养员发了条消息。

  ---

  君清予这次灵力亏空养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一开始只是觉得有点累,但不影响,后来越来越严重,一天要睡十几个小时。

  醒来以后还是累。

  傅远川给他买了很多营养品吃着,但效果甚微。

  亏空的灵力虽然没有完全补回来,却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困了。

  君清予抱着装着营养品的瓶子,坐在床头看着傅远川的睡颜。

  傅远川这几天日夜颠倒的照顾他,无论什么时候醒来,他第一眼看见的都是傅远川在自己面前。

  刚刚给他冲好营养品,这才睡下。

  也亏得是这段时间没什么大事,帝国领导人那边气的要死却无可奈何。

  据说在商议给施凯辛的奖赏呢。

  君清予喝完了营养品,把杯子放到一边,想凑近傅远川找个合适的地方窝着。

  手腕突然刺痛一下,君清予动作一顿。

  空间这段时间都毫无反应,现在这是……灵力恢复了?

  君清予看了眼傅远川,虽然傅远川知道他有空间了,但睡觉前还在床头的小人鱼,睡醒之后就不见了。

  也会惊慌吧。

  君清予想了想,从床头的本上撕了一块纸,抱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笔,艰难的写下一个‘空’字。

  这个能最简单的表达出他想表达的意思。

  弄好之后,把纸条放在自己刚才坐着的位置,然后意念一动,进了空间。

  空间没什么变化,和上次进来的时候差不多一样。

  就是泉水消失的水已经补回来了。

  君清予泡在泉水里,这次没敢像上次那样冒进,一点点吸收着灵力,感觉充盈了就停止。

  伸了个懒腰,感觉灵力恢复了之前的正常值。

  不知道泡泉水泡了多久,他出来的时候,傅远川还在睡。

  君清予想了想,试着把灵力聚集在腿上。

  看着淡金色的鱼尾缓缓从中间分开,鳞片一点点淡化,最终消失在皮肤上。

  虽然以他现在的灵力不能变大,但分化出双腿还是没问题的。

  “小鱼?”

  “你醒啦?”君清予还打算给他榨杯果蔬汁,养养身体。

  结果还没等他弄呢,傅远川便醒了。

  既然醒了,君清予从空间里拿出个桔子,“先吃个桔子吧。”

  星际时代的桔子很少,哪怕是给元帅分的那份果蔬都未必会带桔子。

  但现在傅远川知道空间的存在,君清予便也没有特意挑厨房里有的,换换口味。

  “空间?”

  “嗯。”君清予笑着说:“今天才打开的。”

  “能打开就好。”空间相当于小人鱼保命利器,有空间在,小人鱼就不会陷入危险之中,傅远川也能放心。

  “还有腿。”君清予露出半截小腿在枕巾外面,“你看,我可以控制灵力分化出双腿。”

  “很棒。”顿了顿,傅远川起身说:“我去拿点东西。”

  “嗯?什么东西?”

  傅远川没说,他把剥开的桔子分出一瓣放在小人鱼手上,说:“等我一下。”

  君清予乖巧应道:“好。”

  没等多久,傅远川便拿着一袋子东西回来了。

  君清予看了一眼,袋子里面还有小包装,他看不出来,“这是什么?”

  “衣服。”傅远川拆了一个包装,说:“均码定制会慢一些,这个尺码做的比较快。”

  君清予一愣,看着傅远川手里的那件小衣服。

  “你还准备了这么小的?”

  “感觉你会用上。”傅远川也说不好怎么回事,只是在下订单定尺寸的时候,把小人鱼的尺寸也加了上去。

  小人鱼经常躺在他手上,他对小人鱼的大小很了解。

  傅远川说:“穿上试试。”

  “好。”君清予把衣服拿过来。

  傅远川背对着君清予拆别的衣服。

  衣服大小是正好的,包括裤子大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惯了鱼尾,现在恢复双腿穿上裤子,反而有些不自在。

  君清予试着站起来,然而腿上一软,又跌坐回来。

  傅远川察觉到动静,回头看着有些摔晕了的小家伙,“还好吗?”

  “唔……不太习惯这样。”

  傅远川伸手把小人鱼放在手上,让他靠着手指站着,“挺好看的。”

  “要再试试别的吗?”傅远川选了很多款式,适合君清予性格的款式。

  君清予看着那些衣服,因为衣服都不大,这一袋子能装不少。

  这要是都换一遍,也不知道要多久,君清予说:“我感觉你把我当换装小游戏的npc了。”

  “不会。”傅远川说:“npc没有你可爱。”

  看着傅远川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哄人的话,君清予顿时笑了,“真的吗?”

  小人鱼笑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淡金色的眼眸漂亮至极。

  傅远川也不由得被他影响,嘴角微扬说:“真的。”

  君清予在他手心坐下,问道:“有人说过你很会哄人吗?”

  “没有。”傅远川在外人眼里是什么形象,他自己清楚。

  而且,除了工作必要的交流以外,他很少和别人说话。

  君清予抱住傅远川的手指,说:“那我现在说了。”

  傅远川手指微动,顺势蹭蹭的小人鱼的脸颊,问道:“你这样能维持多久?”

  “不清楚。”君清予只有两次恢复双腿,一次是在口袋里的时候,一闪而过,还有就是现在。

  君清予说:“但能随时恢复鱼尾。”

  “嗯。”傅远川撩起小人鱼的头发搭在身后,“注意安全,不要这样跑出房间。”

  哪怕佣人不会多嘴,但是少一个人知道,总是多一分安全在的。

  “好。”君清予毫不迟疑的答应。

  傅远川把剩下的桔子拨开,去掉上面的橘络,喂给小人鱼。

  嘴边被送了吃的,君清予下意识的张嘴咬住。

  君清予正扶着傅远川的手指练习走路,说是走路,其实是左边迈一步然后又转身再走一步。

  傅远川说:“走慢一点,不要着急。”

  这是在他手上,走的快了或者要摔倒了,他能扶着。

  但要是自己走的时候,走得急了摔倒了会受伤。

  傅远川看着卧室的地板蹙起眉头。

  会受伤。

  小人鱼的分化出双腿,失去了鳞片的保护,摔倒会受伤。

  “咿呀?”君清予慢慢走了两圈,见傅远川一直皱着眉头,他奇怪的问:“怎么了?”

  傅远川说:“没什么,在想事情。”

  君清予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说:“把我放高一点。”

  “嗯?”傅远川抬起手问:“这样吗?”

  “对,你过来。”

  傅远川虽然不知道小人鱼是想干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指示有所动作。

  君清予抬手抵住傅远川的眉心,揉了揉,抚平上面蹙起的眉峰。

  傅远川一愣。

  君清予坐在傅远川手心上说:“不要老皱着眉头,开心一点。”

  傅远川轻声说:“好。”

  君清予专心走路,傅远川喂什么他吃什么,不知不觉就吃没了。

  一个桔子,傅远川一口没吃。

  君清予又拿了些别的水果,水果空口吃,蔬菜就留着榨汁。

  傅远川照旧把桔子剥皮先喂给小人鱼。

  君清予扭开脸说:“我吃饱了,你吃吧。”

  说完,君清予专心扶着傅远川的手指走路。

  光站着,时间久了腿都会有些刺痛。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君清予还是决定练习走路这事要循序渐进,走了一会便坐下歇着。

  过了一会不疼了再站起来。

  现在勤练习一些,等过段时间他可以分化正常人身形的时候,就能省了麻烦。

  一直练到后半夜,君清予勉强能稳着走几步路。

  看着小人鱼辛苦的样子,傅远川准备了一些小零食,“很晚了,休息一下,明天再练吧。”

  君清予咬了一口肉脯,说:“好。”

  因为不是很习惯双腿,睡觉的时候君清予还是恢复了鱼尾泡在鱼缸里。

  冰冰凉凉的水包裹着鱼尾,流动的感觉像是在祛乏,很轻,但能感觉的到。

  他没有躺进贝壳床,而是在外面角落里找个地方蜷缩着,这样感觉会离水更近一些。

  贝壳床里感觉不到水的流动。

  抱着水草,君清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次日。

  一睁眼,入目就是一片深灰的颜色。

  靠在鱼缸边缘的君清予愣了愣,感觉自己好像出现幻觉了。

  看着眼前的深灰毛茸茸的地板,他下意识的看向床上的傅远川。

  这是有人昨晚趁着他们不注意进来了吗?

  可傅远川的房间不是从不让别人进来吗。

  然而这一眼却看了个空,傅远川不在床上。

  君清予鱼尾一晃,连忙浮上来,“咿呀!”

  “怎么了?”傅远川听到声音,从床的另一侧站起来。

  君清予有些纳闷,“你在那里干什么?”

  “裁剪地毯。”傅远川说:“这样摔跤就不用担心受伤。”

  地上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毛茸茸的地毯,柔软舒服,走累了还可以就地坐下休息。

  傅远川过来把小人鱼抱出来,放在鱼缸台子上,帮他擦了擦身上的水,准备一会换衣服。

  君清予坐的高了,能看见的屋内地方也多。

  他发现,不仅仅是他眼前能看见的一块地方铺上了地毯。

  整个卧室,包括办公桌那边都是厚的毛绒地毯。

  君清予问:“你弄了多久?”

  这里的东西可不像是一时半会就能弄好的。

  “没多久。”

  换好衣服,君清予被傅远川放在了地毯上。

  地毯是真的很柔软,不仅是表面的毛绒,遮在里面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踩下去很稳,过一会还会自己回弹。

  傅远川待在小人鱼身边,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着小人鱼走路。

  虽然很慢,但是很可爱。

  傅远川问:“地毯的厚度可以吗?还有加厚款,但怕你走在上面会不稳,所以选了这种。”

  “挺好的。”君清予觉得这个厚度是最好的,他见傅远川一直盯着自己看。

  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走路姿势应该蛮奇怪的。

  他想了想说:“你不去忙工作吗?”

  “不急。”傅远川觉得,所有事在学走路的小人鱼面前,都能押后再议。

  看着小人鱼走了一会,傅远川把准备好的吃的拿出来。

  里面的果蔬都是昨天小人鱼拿出来的,没吃完的那些。

  小人鱼不喜欢星际的果蔬,所以就没放。

  君清予一口就尝出果蔬是空间里的,他吃这些是觉得好吃,真正需要吃的还是傅远川。

  不过空间里还有,不用那么节省。

  君清予便用签子喂傅远川,让傅远川自己吃,他可能会拒绝。

  但他不会拒绝小人鱼的投喂。

  你一口我一口的,盘子里的吃的很快就吃完了。

  君清予说:“你先去忙吧,我再走几圈然后过去陪你。”

  现在势头正好,想办法乘胜追击,最好能让帝国领导人那边再吃个亏,这样能老实更久的时间。

  傅远川听到前半句正想拒绝,之后又听到后面这句,他轻笑一声说:“好。”

  卧室内面积很大,对于小人鱼来说,走一圈可能要半个小时。

  而且君清予走的极慢,基本上走一步停一下,他要注意调整走路的动作。

  从早上起来吃过饭就开始练,一直走到中午,君清予才停下来。

  小腿酸痛的几乎站不住,他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

  君清予看向办公桌那边,“傅……”

  声音一顿,君清予并没有看见傅远川在。

  君清予撑着站起来,只见傅远川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桌子上,好像在睡觉。

  满屋子被铺上地毯,切割成和家具贴合的形状,而且有菱形突起的家具上还被贴上了软垫。

  应该是怕他摔倒撞在上面受伤,所以才弄得这些。

  傅远川不止一次晚上不休息,来弄这些东西了。

  君清予没有叫醒他,以傅远川的性格,醒了应该就是会处理公务,或者是陪他玩,不会去睡觉的。

  他想了想,站在床边,把床上的薄被拽了下来。

  没直接抱起来,而是抓着一块然后拖着走。

  这样倒是可以拿得动,就是不免会慢一些。

  反正也不着急,君清予就慢慢走着,踉踉跄跄的虽然艰难,但最起码在移动。

  一路拖拽到了办公桌那边。

  君清予长舒一口气,把薄被堆积起来,爬到椅子上伸手去拿堆积起来的那个尖尖,正好能够到。

  之后踩着傅远川的肩膀,坐在办公椅的椅背上,用薄被盖住了傅远川。

  被子垂下来,正好从他肩上落下搭在办公桌上。

  君清予从椅背下来,站在桌子上,掀开被子一边进去。

  这个时候,傅远川张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趴在自己手臂上往被子里去的小人鱼,他眼底满是笑意。

  君清予进去以后,掉了个身,刚探头出来,就被傅远川一把抓住。

  “咿呀!”

  君清予吓了一跳,灵气瞬间猛长爆·发。

  傅远川连忙伸手扶住小人鱼,然而入手却不是一手能捧住的小家伙。

  腿上一沉,淡金色的及腰长发划过眼前,回眸间惊讶的神情深刻眼底。

  傅远川瞳孔骤然瑟缩,他一把扯过身后的薄被,将眼前的人严严实实的遮在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 小人鱼的时候巴掌大,变成人差不多180左右

  明天更新6000 ~球评论!评论有加更啾咪。

  2("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莲花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最新章节,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